華育懷孕專欄
看到寶寶,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看到寶寶,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2021-04-03

經歷五次的人工受孕失敗後,發現之前接回的輸卵管有一側又阻塞了,我們跟診所的醫師討論後,醫師建議我直接去萬芳找徐明義醫師做試管•
96年的1月我們第一次見到徐醫師,醫師親切和善的態度讓我原先對做試管完全不解所衍生的害怕,着實放心不少,也對可順利懷孕充滿了信心。於是開始試管之路。因為需要每天回醫院打「果納芬」,我自覺舟車勞頓且麻煩,便想自己應可以注射,在醫護人員的教導下,我學習自己每天捏起肚皮打針,永遠記得第一次因為怕針無法順利扎進肚皮,五指緊握筆針猛力的刺入,還因力道過大把整支針給完全刺到肚內卻絲毫沒有空間,將藥劑按壓完抽出後,肚皮竟留下烏青一塊。終於到了可取卵的日子,抱著忐忑不安的緊張心情進入手術室,徐醫師用聊天來疏緩我的緊張,被全身麻醉後醒來,看得出徐醫師對「果納芬」能讓當年已是37歲的我,能取39顆卵子相當滿意,自信的認為我不懷孕都難。此後的近七年中,取了八次卵,植入胚胎近二十次,我們跑遍各大廟宇,求神問卜,看中醫吃中藥,針灸,試過各種方法甚至迷信到改名,依然讓曾經自然懷孕且生子的我,經歷了一次次的失望難過傷心哭泣,每一次的失敗,我們夫妻都能感受得到徐醫師感同身受的難過及失望,每次與徐醫師做商討是否還有其他方式可增加子宮着床的機會,在前面的四年我想對徐醫師來說,一開始我是他認為最有希望可最快懷孕的人,結果卻是他所遇到最艱難且最慢的那一個,在每次驗孕完後看報告時,看到醫師搔著所剩無幾的頭髮,相信徐醫師當時感受的壓力和困惑應當是前所未有。
99年取卵植入再次失敗,我雖難過但也不忍再看到徐醫師的無奈,在冷凍了五顆胚胎,我轉到台中某診所繼續試管之路,在這二年的五次取卵前,我每天都要在肚皮上打四針,每天都要吃十幾顆的藥丸,對於不太會吞藥丸的我來說真是很痛苦,我連打黃體素都會嚴重過敏,全身發癢紅腫發燙日夜都輾轉難眠,為了要讓注射油性黃體素的雙股藥劑能散開,使用暖暖包熱敷,卻不小心造成深二度的灼傷,轉診到台大醫院皮膚科做清創手術,至今仍留下疤痕,如果不是強烈想要懷孕的信念支持著我,我想我很難度過那段辛酸的日子。又二年多數次往返台中的試管之路終究還是沒有讓我如願,我們陷入了極度的失望,我因為打針而水腫胖了20多公斤,先生不忍也不願再見我因打針吃藥而痛苦及一次次失望而哭泣,我與先生開始討論評估是否到國外尋找代理孕母,甚至是否離婚讓他再娶,雖然先生否決了離婚提議,但對如果到國外找代理孕母,希望能用捐贈的卵子,此事讓我著實傷心欲絕,我難過絕望到谷底,無法接受為什麼多位名醫師都評估我的卵子、我的健康都沒有問題,而我卻一直未能受孕呢?在這當時我接到萬芳生殖中心明芳的電話,她通知我儲存在萬芳還有五顆冷凍的胚胎是否要續存,我抱著僅存的希望再次找徐醫師商量,將先生要尋找代理孕母的事跟醫師說,徐醫師安慰我並鼓勵我自己可以再試試看,於是我請求先生讓我再用冷凍胚胎做最後一試,如果這五顆冷凍胚胎用了仍然無法順利懷孕,那就再另找其他方式。在2012.10.19我抱著最後一絲絲的希望,植入了4顆胚胎,在院休息了的整個下午,回想這些年來的經歷心情起伏五味雜陳淚水不自覺的簌簌流下來,心裡想著這次若仍沒懷孕,今後我該何去何從。在等待結果的二個星期中,我從幾個試管懷孕成功的準媽媽們的經驗及這些年從各處自己搜尋來的資訊用在身上,11/2我特別緊張,也不想回醫院驗孕,因為我害怕看到徐醫師又要再次感到同情無奈的表情,而我又要哭著回家,我請先生下班時幫我買驗孕棒回來,準備晚餐前先用驗孕棒試看看,接著心中毫無頭緒的東摸西摸來逃避等待的時間,心裡其實有些抗拒去看結果,最後鼓足了勇氣走進廁所……看到驗孕棒上的二條線,我以為我看錯了,我不敢置信也慌了手腳,找出說明書請先生再次幫我確認,出現二條線代表的意思,還深怕這二條線會不見,用手機拍了幾張照,先生很慎重的反覆看說明書並再三對照驗孕棒,我想這下子先生也慌亂了,又要安撫我,要我不要緊張,先打電話到醫院詢問接下來該怎麼做;我還記得是莉莉姐接的電話,我語無倫次的問要怎麼辦,莉莉姐告訴我,不要急慢慢的小心的坐車到醫院來,徐醫師會等我;到了醫院再驗一次,並抽血再確認,等待的時間是漫長的,當徐醫師告訴我確定懷孕,我又哭了,哭到話都說不清楚,徐醫師取笑我怎麼懷孕了也要哭,天知道我這次的哭跟之前的哭是截然不同的;不過此時徐醫師又潑我冷水,要我別高興太早,因為還要等照超音波確定胚胎着床位置,再來還要聽到心跳聲才行;等聽到胎兒心跳聲,徐醫師又告訴我因為我是超高齡孕婦,需檢查胎兒是否有遺傳性疾病,所以要做胎兒染色體檢測;此時的我孕吐非常嚴重,我幾乎只能整天臥床,徐醫師安慰我孕吐大約3個月情況即可改善,結果三個月後孕吐情況沒有改善,接著我吐到七個月做產檢,徐醫師又安慰我,說有人吐到生,要我忍耐,我頓時額頭出現三條線,徐醫師這是那門子的安慰啊?!還好我孕吐到近八個月終於停止,我慶幸少吐二個月。
因為曾動過切除肌瘤的手術,且已是高齡產婦為減少風險,徐醫師評估可在胎兒足九個月即可準備生產卸貨。103.6.28上午聽到孩子第一次哭聲的瞬間,我又淚崩了,這次我是感動到淚水不斷的流下,我看到了期盼多年的孩子,這些年所受的一切痛苦難過都是值得的。
每當我們夫妻看到這活潑可愛的小傢伙,都會從心底由衷的感謝徐醫師這些年來對我這十分棘手的case所用的耐心、鼓勵及開導,更感謝他辛勞的陪伴我們堅持一路走來。也非常謝謝生殖中心靜茵、歐陽、明芳、可倪及婦產科的所有護理人員對我的關心及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