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育懷孕專欄
高齡且子宮肌瘤

高齡且子宮肌瘤

2021-04-03

2014年9月20日,又來例假了,按照之前跟醫生商量好的方案,一早起來我就上醫院開那只抑制排卵的針水達菲林。

今天不知道是什麼節氣,一早起來細雨霏霏的,下雨導致道路塞車嚴重。又是週六,醫院上班時間只是上午,下午就要休息,我的針水又必須今天注射,想到這些內心一陣不淡定。

好容易打仗一般來到醫院花20分鐘停好車,經歷無數艱難拿到了針水,我不禁在想,這針水不用冰凍,可以帶走自行注射,那為什麼沒有人提醒我早些準備好針水,那我就不用今天這般手忙腳亂?

注射完針水,心終於落回了肚子裡,目前剩下的就是等待了,要等到35天的時候去醫院注射另外一種藥水。

這段時間,突然開始頭疼了,我有血管性頭疼的老毛病,但是也不是經常會疼。但是,這段時間它就是那麼突然的找上了我。每天被頭疼折磨的無法入睡,伴隨著半夜的嚴重盜汗,基本上每天都是無法好好休息。老公問我是不是到了更年期了?說我的都是更年期的症狀,嚇得我在身體的折磨上又多了一重精神的折磨。但是,連綿不絕的疼痛依舊折磨著我,沒有人能幫我。求助醫生,醫生說我這些更年期的反應都是因為注射了達菲林的副作用,有的人沒反應,有的人體制敏感會有反應。醫生的意思最好還是不要吃藥,說吃藥不清楚對卵寶寶有沒有傷害,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好吧,我只有默默的忍受著,誰叫我不巧就是這樣的體質呢?多少次老公實在無法忍受我的痛苦,不停的勸我吃顆藥,我只有假裝睡著,我想我已經很痛苦了,不能痛苦的沒有價值,如果這時候吃藥,傷害了卵寶寶,那我的痛苦還有什麼意義?

煎熬,終於到了第35天,開始了第二種針劑的注射,同時也聯繫好了臺灣的醫師,確定好了去臺灣的日期,我的心緩緩地落下了。不管成功與否,我盡力的做好了每一天,就會沒有遺憾。

2014年11月3日,注射達菲林的40天后我們到達了臺北。下午6點10飛機落地,安頓好酒店後,我們馬不停蹄的趕往臺北市萬芳醫院,那時候已經晚上8點多了,國內就聯繫好的徐明義醫師在等待我們。

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一所陌生的醫院,內心難免有些忐忑,但是當我們見到了徐醫師和他那幾個笑眯眯的醫助後,莫名的就放鬆了。

他們一直在努力的瞭解我的情況,沒有過多糾結在先掛號繳費填單子這些事情上。因為我來的實在太晚了,掛號繳費什麼都沒有做的情況下,先讓我去做超音波,因為要根據我的超音波決定給我用什麼藥水。我突然覺得,我安全了。因為,這些醫生是在考慮怎麼做是對我最好的,而不是任由我自己去選擇,去忍受,這裡的醫生會幫我做一些更合理的選擇,更適合我的方案。我確定,他們會幫助我!

在國內可能需要半天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完成的檢查,這邊一個多小時完成了,抽血,超音波,給我開了這幾天需要的針水和口服藥。

接下來護士告訴我,我需要每天兩次自己給自己注射針水,我瞪大了眼睛實在難以想像,我能往自己身上注射藥水嗎?忍著恐懼我仔細聽著護士跟我講解注射的要領。好吧,我決定試一試。事實證明,人的潛能是無限的,不管往自己肚皮上扎針這件事當時在我心裡是如何恐怖,如何的不可能完成,到最後我還是做了,並且往自己肚皮上扎針紮的很開心,甚至跟老公說,醫生打針太疼了,我自己打的好!哈哈!

跟醫生約好了五天后取卵,所以這五天我跟老公根據網上的攻略和醫生的推薦,遊玩了臺北的各種景點,看了九份的阿妹茶樓,各種博物館。當然,因為卵寶寶太多了,有十二個,讓我的腹部很是不舒服,漲漲的,渾身疲倦,但是看到老公渴望的眼神,我還是不能把他丟下,老公是個閒不住的人,讓他放著外面的美景不看,在酒店睡覺估計他會哭的,所以我們決定邊玩邊休息,看一個景點,然後休息一下,讓大家都開開心心的。

2014年11月8日,今天跟醫生約好了要把卵寶寶取出來,早上7點半來到醫院,18分鐘後我已經換好衣服躺到了手術室的床上了。臺北的醫院,我最喜歡的醫院,速度!效率!溫暖!讓我感到安全!

護士拿了厚厚的棉被給我,還有一台暖風機往棉被裡吹著暖風,小聲的安慰著我,讓我不要緊張,放鬆一些,睡一覺起來就好了。話還沒講兩句,麻藥好像起作用了,我真的睡著了。

大概也就是半個小時後手術就結束了,把我推出手術室的時候見到了老公在門口守候,我努力的跟老公笑了笑,謝謝老公一直以來的陪伴和守候,這個世上有個人與你相知相守是那麼的美好。

醫生讓麻藥醒了就可以回去了,開了一堆消炎的藥片,因為三天后要植入受精了的寶寶,這幾天我要儘快好起來。但是,可能因為手術時插了尿管的原因,這幾天我一直飽受小便不暢、一晚上起夜兩三次的折磨,小腹也一直脹痛,但只要不頭疼,這些我都慢慢來忍受吧,我相信不好的總是會過去的。

這三天休息的時間,我們決定去花蓮,人人推崇的花蓮該是什麼樣子呢?出發的時候臺北下雨了,我跟老公說,你看,我們確實是冬季到臺北來看雨呢!

快到花蓮的時候,天居然晴了!花蓮的海水好美,那麼漂亮的藍色,可惜了了,印著我憔悴的臉龐,與花蓮的合照,我一點都不美。老公說沒關係的,等以後我們帶著寶寶一起來,重新拍。

2014年11月11日,臺北,在國內今天是光棍節,因為11月11日,都是1,看起來很光棍。呵呵,但是今天我要去醫院植入寶寶了,我在過自己的節日。來到醫院後,徐醫師耐心的跟我們商量了一下細節,最後大家達成共識,12個都受精了的卵寶寶,最後留下了8個最好的,植入了3個,冰凍5個。徐醫師細心的幫寶寶們拍了照片,交給我兩張藍底的受精寶寶照片。

親愛的寶貝,別的小孩有出生照,滿月照,百天照,我覺得還是你最厲害,你有三天照哦!

植入的手術很快,十分鐘結束了,當徐醫師問我要不要導尿的時候,我因為羞澀拒絕了,我以為可以自己解決,又不是什麼大事。可惜,這就是我的噩夢啊。植入手術後我需要躺兩個小時,但是,充盈的膀胱讓我又尷尬又難受,在床上用便盆依舊無法解決後,我簡直坐立不安,慢慢的膀胱開始疼痛,我想是因為之前插尿管,炎症還沒有完全消失,今天的憋尿又引起了不好的反應。躺了一個小時後,實在無法忍受,在經得護士的同意後,我去了廁所,坐在馬桶上淚流滿面。當然,我不是在傷心,而是,怎麼說呢,就是很漲尿的情況下排不出來並且伴隨著疼痛,那種難受無法形容。當時我就在想,一定要告訴徐醫師和護士,下次的病人一定要勸說她們導尿,不然真的是很痛苦。

現在想來,是不是因為起身太早了?不然我會不會有兩個寶寶呢?

到了這裡,在臺北的所有治療都結束了。其實來醫院也就那麼幾次,每次停留的時間也不長,那是因為醫生護士每次在我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我一到達馬上開始治療,這種速度和效率是我第一次見到的,也是我們國內醫院應該學習的。

徐醫師也告訴我了,我的孕程就是過關斬將(因為我有不少的子宮肌瘤,年齡又不小了),讓我們一關一關的過吧。現在臺灣的治療結束了,我帶著滿滿的針劑和藥片回到了國內,期待著兩周後的消息。現在連老公都會打針了,不知道這是不是額外的收穫哦?

2014年11月25日,今天是植入的兩周後了,按照徐醫師的吩咐今天要去醫院抽血檢查,確定有沒有懷孕。起床後,自己偷偷驗了個小便,看著慢慢呈現的兩道紅色,心裡忍不住樂了,又不敢太高興,因為我知道,這條路任重而道遠,這兩道杠能代表的實在太少了。

還好下午的抽血的結果也是懷孕了,孕酮和HCG水準都在正常範圍。欣潔妹妹告訴我他們都為我高興,聽起來他們比我興奮得多,我要擔心的問題太多了,不敢放任自己高興起來,我一直表面很淡定的面對著這一切,內心無數的煎熬。

這下還要等待兩個星期,到時候看看寶寶有沒有心跳。好吧,我繼續假裝若無其事的等待著。

這次等待的期間,有的時候會莫名其妙的有暈車的感覺,頭暈暈的,整個人反復的困著,一陣陣的覺得胃裡不舒服。老公一直追問我怎麼拉?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老公聽了我描述的症狀,一口咬定我中暑了(難道他就沒有仔細想想,現在是冬天,我從什麼地方去中暑呢?),讓我吃藿香正氣丸(一種治療夏天中暑暈車船的藥)。我一口回絕,我不吃!我說我一顆藥都不吃,老公反復勸說,說應該沒事,你吃一點,吃了就不能難過了。我就奇怪了,他的應該是從哪裡來的依據?我不能拿寶寶開玩笑,再後來他讓吃藥我就假裝沒聽見了。終於有一天,他自己告訴我,原來藿香正氣丸不能吃,裡面有什麼什麼中藥不能給孕婦吃,我只能大大的一個白眼送給他。

到了最後,我問了很多人之後,才明白,原來這個是早孕反應了,因為我的反應不算太嚴重,也沒有傳說中的聞到什麼味道要吐啊,吃了什麼吐啊的,所以我一直沒把自己的暈車往反應上面想。

2014年12月10日,又是兩周過去了,老公一早就很忙,他在那邊反復調整自己的工作檔期,想要陪我去醫院,但是我堅定的拒絕了。我覺得我一個人比較平靜些,容易面對自己的喜怒哀樂。欣潔妹妹一早就發來資訊問我是不是要去醫院?一直安慰我,今天沒心跳也不要緊的,主要看孕囊,有了孕囊就可以了。心裡很感動,千里之外還有一組人在掛念著我的情況,謝謝你們!

在醫院無盡的等待,終於到我做超音波的時候,面無表情的我心臟已經跳的一片狂亂。

醫生嘮嘮叨叨的驚訝於我的各種肌瘤,在我反復的詢問下慢條斯理的告訴我,還沒有開始看子宮的,我一頭黑線的繼續等待。還好當她看到子宮的時候告訴我,有孕囊的,也有心跳,隨後放了一段寶寶的心跳給我聽,每分鐘117次,孕囊大小1.8*2.0*1.5,那時候我估計我的心跳也跟寶寶差不多了,因為檢查完超音波,醫生給我量完血壓一直不准我走,說我血壓高,高壓148。我實在不好意思告訴醫生我是太高興好不好,你們別管我好不好,呵呵。

目前我的孕期已經11周了,狀況良好,早孕的反應在慢慢減輕,偶爾還會頭疼腦熱的,但是這些已經慢慢好轉了,上周去做超音波的時候,我看見了寶寶在子宮裡手舞足蹈的小樣子……我難以置信,卻又無比幸福著。堅持與努力總是會有成果的,寶寶,健康的你就是臺灣的伯伯阿姨跟爸爸媽媽的願望。

欣潔妹妹讓我寫寫來臺灣做試管的原因這些,我覺得我很難下筆,因為國內醫療的弊端大家有目共睹,要改變也不是朝夕的事,我回國之後也把我在臺灣醫院的見聞不厭其煩的告訴國內有興趣的同胞們,只希望從我做起,從身邊做起,讓祖國慢慢好起來,越來越好!

最後感謝徐明義醫師,感謝欣潔妹妹一路走來的點滴細心照料!